指南门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娘亲害我守祭坛 > 472 含光子巧施手段 窾要图诱引争端1

472 含光子巧施手段 窾要图诱引争端1(1 / 1)

程绯绯问道:“这话如何说啊?”

綦灿灿道:“你昨夜竟睡得这般安稳,难不成一点儿凄惨啼嚎声都未听及?”

程绯绯摇头道:“倒没有睡得特别好,但也没听到什么声响。”

程绯绯其实已经许久没能安稳入睡了,即便躺在床榻之上,也时刻警醒着耳朵,注意着栾成雪夜里的活动出入。

綦灿灿朝天哀叹了一声,凄惨道:“怎么偏我一人命苦......”

程绯绯捂住嘴轻笑道:“要我瞧着,卜公子对这个堂妹可以说是关怀备至,若是不知他二人原是兄妹,倒像是出双入对、闹了架的小夫妻。”

揽月身上颤栗,寒毛直竖,背后生出一股冷汗。揽月绛唇颤巍巍的问道:“绯绯,你方才说什么......”

程绯绯哪知揽月心中所忌,毫无避讳道:“我说啊,瞧卜公子日日对姚姑娘嘘寒问暖的样子,这般体恤入微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二人乃恩爱不疑的一对才子佳人。”

才子佳人......揽月凛若冰霜,面色惨白......

“吭!吭!”

殿门口响起含光子清嗓的声音,足以判断含光子及掌门尊长已行至门前。

紧接着便传来含光子威严凛凛的声音:“开堂在即,一个个都堵在筑阳殿门口作甚!”

綦灿灿连头都不敢回一下,缩着脖子对程绯绯和揽月吐了吐舌头,低声催促道:“咱们堂后再聊,赶紧去寻自给儿的丹炉去。”

说着便推了揽月往殿西边去,自己则拉了程绯绯的手赶忙奔向殿东。

待揽月寻至给阆风派预留的丹炉前坐下,顿感一丝凉飕飕的寒光扫射在自己身上,冰冷寒意袭遍全身,骨头都在打颤。

揽月的心跳砰砰,七上八下,于是抬头往对面外丹派的弟子间望去,果然循上了那双令她战栗的刁天厥地的眼睛。

那眼睛的主人露出一抹妖冶而诡异的笑,挑衅似的几乎想将揽月撕裂,拉入深渊地狱一般。

仿佛是在告诉揽月:“休要得意猖狂,好戏还在后面!”

......

含光子端庄威严凌立于筑阳殿的讲坛之上,对众弟子们说道:“丹阳之术,有道是:一丸因与红颜驻,九转能烧白发痕。学此丹阳术说来不难,皆在人为,所以老夫认为?华派栾掌门提议在本届?鼓盟会中增添此项,的确通元识微,入情入理。也是为了令诸弟子炼驻形神,虚寂玄妙,得造希夷。”

“同时亦令内丹派弟子们躬行实践一番外丹门派的修炼法门,望通过此堂课程亦能烧炼简单的丹药,助尔等日后内外修习,相辅相成,没准反能修得事半功倍之法。”

经含光子这么一语,内丹门派这边再无议论怨怼之音。

好在为了表面看起来能够再公允一些,含光子更改了对丹阳术考核比拼的计分方式。

鉴于内丹派弟子对丹阳术一无所知,故而内丹派弟子只需能烧炼一转金丹者便可增加二分,二转金丹者三分,再高者四分,若是门派之下全员在考核比试结束前尽能烧炼成丹,那么则再计一分。

而外丹弟子可烧炼五转丹者二分,六转丹者三分,再高者四分,门派之下全员烧炼成丹者可再计一分。

计分规则宣告于众,内丹弟子这边不声不气,反倒是外丹派弟子那边喧闹鼎沸,嘈杂声音不断,听上去颇有异议。

其间就有人率先发声道:“先生,这会不会太过严苛了些。”

“嗯?”含光子整襟威立,眼底微睨。

外丹派弟子里有人隔空喊话道:“?华派栾澈乃栾掌门亲自传道受业,又被视作我辈中的横溢之才,也不过只烧炼至五转金丹而已,且以七日为期,几率七成。相形之下,我等小派弟子,即便是掌门本人也不敢说已得丹阳术的精妙之处,更何况我等新生小辈了。”

“是啊,先生,可否请先生同诸位掌门尊长将金丹品阶降下些许,也好让我等为门派挣得些许荣耀。”

含光子庄严严谨,矜持不苟道:“此规则既定便不容更改。且说连同丝毫不懂丹阳之术的内丹弟子们皆无异议,你等外丹弟子烧炼法门多年,若与内丹弟子间没有些许差距,岂不是对自己修行的否定,令人嗤笑。”

含光子此言一毕,内丹派这边弟子里,陈胥便立刻鼓掌应声喝答道:“先生说得极对!凭何我等修习内丹的也得陪着你们烧炼外丹,我们两眼漆黑都未嫌陌生,怎的偏你们吹毛求疵,毛病如此多!”

“陈胥说得对!”老规矩,陈胥话音刚落,卜涵也响答影随道:“我早就觉得不公了,既是说内外丹相辅相成,那为何不增加一项凝炼内丹的考核比试。外丹派有九转之分,我们内丹也有九守之别,单单是在腹中凝结一枚内丹,便依天资有快有慢,有人甚至几年、十几年、几十年凝炼不成。你们既然对丹阳术如此没有自信,那么不妨便考核比试凝炼内丹罢!”

陈胥白眼相看,紧接道:“就是!吃肥丢瘦,专想冲着便宜捡,不如将分数直接加在筹子上就是了,还费劲比试个什么!”

筑阳殿西侧立刻传来一阵哄笑声,有人捧腹,有人抿嘴,有人前仰后合笑得弯了腰,总之皆是无尽讥笑嘲讽。

对面先前说话的外丹弟子已然憋得铁青了脸,垂头青面,捻着鼻子再不吱声。

而今日,陈朞和卜游不动如山,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,对陈胥和卜涵的言辞并未做任何阻拦,想来是对那些个专擅跋扈的门派隐忍已极。

凡事有度,虽说礼让三分,但若一味忍耐,便是懦弱。

含光子这回静静望着东西两侧的弟子们自相争执,又渐渐安静下来,方若无其事,幽缓从容道:“都不说话了是罢,那老夫便视作万口一词,再无异议了。尔等皆可放心,既然你们来我?鼓学宫赴盟走此一遭,老夫定令你等有所收获。来人啊!把《丹阳窾要图》呈递上来!”

“《丹阳窾要图》?这又是何物?”

“从未听说过啊,难不成同那灵宝钟离筹盘一样,也是学宫中的宝贝?”

坛下弟子们交头接耳,窃窃议论也就罢了,自打含光子唤了童儿去取《丹阳窾要图》,讲坛上的掌门尊长也是一个个低声密语,表情惊喜若狂,似乎回到了当年自己做弟子的时候那般,神采飞扬,翘首以盼。

栾青山扬眉奋髯,血脉贲张,最是难掩心中激动。

待取图的小童方一回来,便已跃下讲坛迎了上去,攘臂而起,将《丹阳窾要图》夺了过来,放在掌中细细窥看,似乎给予急欲攫取卷轴中之内容。

能令?华掌门如此兴奋雀跃,看来果真是个宝贝。

众弟子们纷纷翘首遥望,等待着含光子或是栾青山尽快将卷轴揭开,以满足心中好奇。

含光子眼光有意扫过坛下的殷揽月,只见她神色淡然,有着与众不同的沉静和沉稳,似乎对这《丹阳窾要图》并未产生什么兴致。

含光子心中默想,还说你同栾伯阳并无关联?除非你已对图中内容早已知悉......



最新小说: 天歌·三生不负三世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都市医仙 岂言不相思 势不可挡 天价萌妻 重生之心动 我自地狱来 望眼欲穿